对话敬静:珠宝跨界设计 我们不再是传统媒介
21/09/2015

对话敬静:珠宝跨界设计 我们不再是传统媒介

分享到:

在玫瑰印记的盛宴之后,我们有幸采访到了《芭莎珠宝》执行出版人兼主编敬静,让她来聊聊跨界艺术珠宝的魅力。

Q:腾讯时尚 A:敬静

Q:当时为什么选择了这六个人?

A:是因为他们其实最开始就是想请六个人来设计,那可能对这个的规划,并没有一定要说什么方面什么方面的,就是大家都知道珠宝设计呢,它有只有玫瑰花这样的一个元素,它叫爱的艺术,然后它叫玫瑰印记,所以它只有玫瑰花这一个设计元素,有规定在爱的艺术这样一个主题下面。其实像我在珠宝行业这么长时间,就会觉得玫瑰花就是玫瑰花,怎么还再能做出花样来。我们想就说一定要找真的来自不同领域的人,他们一定会带来一些不一样的灵感。那你说这个东西,商业上真的会有多么大的帮助,我觉得未必,但是它一定会给这样一个新的品牌,而且其实他们走了一条全世界都没人走的路,就是用一个元素一直做下去,一定会带来一些新鲜的想法,新鲜的碰撞,这就是很有意义的一个事情。这是从设计层面上来讲的。而且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讲,我们希望用不同领域的年轻艺术家,这个世界就像我平常说的,是年轻人的世界,一定要有从不同领域的年轻人来解读这个玫瑰和爱的艺术这个主题。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人在他自己的领域都有他自己的粉丝和影响力。当然大家对这个品牌在比较短期的时间内也会有一个了解。对于这样一个品牌,这也是我们在PR上面非常好的一个途径。

 

Q:作为媒体,在这种纯跨界的行为艺术中,承担的是怎样的一种角色?以及需要做一些什么?

A:我觉得媒体人最了不起的就是一种连接功能,大家都说做媒体最重要的就是要把内容做好,内容为王,内容是最重要的。但内容是怎么来的?内容不是凭空来的,也不完全是依靠一个人的能力来的,它是把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元素链接起来,然后重新进行二次创作,然后才能呈现出最好的东西。现在的媒体已经不是以前我们讲的承建在一个传统的媒介上的一个形式,这种连接功能可以转化成任何东西。比如说这次这个活动,原本我们可能想的就是给这样一个品牌做一些软文,做点广告就好了,但这次这个最后呈现成一本册子,但就像你说的,其实我们做的是一个行为,然后回到刚才那个问题,我们为什么会选择这些领域不同的人,他们就是我们在媒体这个层面上经常合作的一些伙伴,像摄影师韦来,我们对他就非常的了解,知道他作品的风格。而且因为他是个男性,他是怎么来解读玫瑰的?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他把人生中的第一次拿出来的时候,他会觉得非常不一样,没有任何的限制,所以你看,其实他不了解珠宝的工艺,所以他就把那颗钻石反过来,斜着插进去。如果你是一个一直在做珠宝设计的人,你会想,这个工艺有难度,不要这样做,就会有很多的限制,但是韦来就不会。然后像邱思婷,她一直跳芭蕾,跳芭蕾就是一种流动的艺术,靠肢体语言去视线的这样一种艺术途径,那在她心中,她对美,对爱的感知,可能跟别人也是不一样的,她一下就想到脖子,人的肢体和珠宝的关系,所以她就做了一个从来没有人做过的这种耳饰与项链的相连。还有兰玉,她一定会从她的高订婚纱这个角度出发,她做出来的就是一个像手套一样的饰品。我觉得最有意思的其实是做玻璃艺术的这个女孩,因为她还非常新锐,国内还很少有人知道她,她一回国的第一时间我就发现她,因为我看了她的作品,我好喜欢。因为玻璃艺术真的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东西,既立体,又流动,又透明,又有折射,又有光,而且她的作品在国外还获过很多奖,所以我觉得很有意思。我问她有没有做过珠宝设计,她说也没有,也是人生第一次。她最开始的草图是像一滴眼泪这样留下来,像玻璃一样,她原来是做的透明的,玻璃艺术跟这个的结合,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她没有那些限制,真的是全部是从他们的本心出发,从他们的艺术形式中出发,去跟珠宝做一个结合。其实他们都是以前我们做内容的时候的一些采访对象,做活动的合作伙伴。当我们真的可以把这些珠宝、品牌、杂志、艺术家,重新做一个链接,然后做出这样的一场展览,我觉得就特别有意思。

 

Q:那您可以对他们这六件作品,每个人的做一句话的评价吗?

A:我觉得兰玉的作品是梦幻,充满了爱的幻想。跟她的婚纱作品一样。彭怡的这一件是非常打动人心的作品,有很深的情感凝聚在里面。思婷的这个非常有童话感,就是像王子和公主一样的那种感觉。韦来的这个作品特别有力量,玫瑰花背后的力量,这个是一般做不出来的。赵娜这个是最有女人味的一件,充满了女性的浪漫主义色彩。周华这件,可以说是一种女性主义的社会观,她讲的是女性主义的精神,这是一个珠宝设计师在她的设计已经成熟之后,就回去追求的意义。

 

 

Q:您自己也有珠宝设计,如果要是给您这个主题,您会怎么做?

A:我可能不会做这么具象的设计,会像纬来这个一样,更抽象一点,虽然会从玫瑰这个形态上去汲取,但不会是一个完整的花的形态出现。

 

Q:现在很多大牌也在做玫瑰主题,您觉得为什么大家都要做这个主题。

A:首先珠宝就是来表达爱的,不管你是爱自己还是爱别人,玫瑰也是一样,大家一下就能想到,它们具有这种天然的连接性。第二是因为玫瑰这种花,在全世界许多的国家都有种植,它的品种也非常之多,所以艺术家在做创作的时候很容易在这里面找到灵感。这是两个很具体的原因。

 

Q:那您有什么关于玫瑰和爱情的印记的故事吗?

A:对我来说,在我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在我的订阅号里提过的,我送给我先生的那束玫瑰,六十支红玫瑰。

 

Q:您觉得《芭莎珠宝》在这次活动中做了些什么?承担了一些什么角色?

A:《芭莎珠宝》以前可能跟国际品牌合作的比较多一些,但是这两年我们来深圳来得比较多了,像我们创刊的前五年,我基本上都没来过深圳,虽然说深圳是中国珠宝加工的大本营,但是之前很多品牌都觉得没有办法跟我们合作,因为觉得我们太高,太遥远,但是他们也经常会请我过来讲课,做一些分享,每次分享都是好几百人来听,这些人以前都是埋头加工接订单这样的,听完之后现在大家也觉得,我们做了几十年的珠宝,现在在这种经济形势下应该怎么转型,所以现在就有越来越多的深圳的品牌来找到我们,让我们给一些意见,关于怎么去发展。其实两年前他们就有找过我,他们当时很想做一些高级珠宝,然后我们就会给他们分析,现在还不适宜这么做的原因,从现在这个市场来看,从他们的基础来看。虽然《芭莎珠宝》是一本国际性的刊物,但是我们还是在中国这个地域上,所以我们认为应该对这个行业做出我们的贡献,不管是独立设计师的推广,还是对国内品牌的扶植,我们觉得我们都是有一定的社会责任的,所以这次玫瑰印记真的做好了他们的品牌规划来找我的时尚,我还是蛮兴奋的,我终于看到了一个亮点,觉得他们真的是在认真的在思考和做,生厂加工这一块他们又有那么强的实力,虽然他们还是一个很年轻的品牌,但是他们是站在一个工艺和技术的巨人的肩膀上起来的,他只是需要一点点时间,让大家知道他,去提高他的设计能力,提高他们的PR能力,让大家去了解他们,做这种品牌精神的传播,这就是《芭莎珠宝》所擅长的,我们为什么不一起来做这件事呢。

 

Q:那您对于现在中国新兴的这些珠宝品牌有什么样的看法?

A:我一直开玩笑说本土珠宝品牌和珠宝企业的状态就好像20年前的时尚界,大家都在埋头做加工,变成一个很大的加工制造的工厂,你再回头看20年后,现在中国的时尚界,民族品牌、独立设计师品牌、设计、面料,各方面都取得了特别大的进步。这个时代是发展得特别快的,我们不再需要20年,我们现在可能只需要五年就可以了。可能我们在市场意识和同消费者的沟通上还存在一些问题,但大家学习起来很快,再加上媒体的力量,现在特别好的一点就是这个时代在重新洗牌,可能那些传统有优势的品牌以后优势会渐渐没那么明显,重新洗牌的过程中就看谁在原来的基础上跑得更快。谁抓住了年轻人就抓住了未来。年轻人是一个广大的市场。现在的年轻人对时尚的理解,对珠宝消费的观念,已经跟以前有很大的不同。现在大家都在一个起跑线上,不论你之前有什么样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谁能抓住自己的优势,抓住social,抓住传媒,谁就赢了。

 

Q:那国内这些新兴品牌在面对80后90后消费观念的改变和新媒体的冲击应该做一些什么样的改变呢?那珠宝媒体有应该做点什么呢?

A:作为行业和品牌,特别简单的一点就是,人气在哪里就去哪里。原来的人气在商场里,而现在的人气在线上,那么我们就应该去线上。媒体也是一样,比如杂志,现在的主力人群和之前的主力人群不同了,那我们的内容、形式,都应该不同。我们之前还有拍一个微电影,就叫《致爱情》,在我们的线上播,从前大家对爱、浪漫、珠宝的印象就觉得应该穿婚纱、去巴黎、去罗马,那样才显得珍贵,但是现在我们找的就是路人,普通人,两个情感故事,还有很多人去讲他们的爱情观,爱情故事,让人情感共鸣,这种东西现在的年轻人才会喜欢。

 

Q:我们说到转型,那么您觉得对于珠宝设计师来说,他们会要面对怎样的转型呢?以及个人的素质应该有怎样的提高?

A:现在的设计师基本上分两种,一种是在品牌里面做设计,还有一种是独立的设计师,不管他是在哪个系统里面,我觉得对于设计师来讲,设计不是一个纯粹的艺术行为,它是一个功能型的行为,所以他们一定要了解人和人性,不能只是说这个东西就是我的表达。了解人,你要知道什么样的珠宝设计能打动人心,这是首要的,第二是你要知道你的这个设计,在佩戴上,你一定要考虑到细节。因为一些好的设计,设计的元素都是那么多,但是在细节上的不同,带给人的视觉感觉和使用感觉都是不同的。这两点都是需要特别注意的。

 

Q:有一些腾讯网友想问,在婚礼上,或者一些适用场合,有没有一些特别适用的建议?

A:我觉得珠宝是特别个人化的东西,它甚至比时装还要个人化。我举个例子,我有一块小的红宝石原石,前两天我就找到一个我很喜欢的新晋设计师,想让他帮我做一个东西。我们见过面,聊过天,他问我有没有特别喜欢什么,我说没有,就给他拿去做了。之后他给我出了一个图,我就觉得,天哪,这就是我的东西,这就是我喜欢的,想要的。他做的是一个戒指,灵感来自雪花。雪花是白色的,他在底下铺了一层黑钻,中间是那颗红色的小宝石,我觉得那就像写着我的名字一样。他说,你是一个看起来有一点距离,但是内心很火热的人。我们认识,但是又不是那么熟,但是他这个设计就真的触动了我。有的人说,你个子高,或者手指短,手指长,不要带这个,不要带那个,但是我觉得这些其实都不重要,你要知道你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特别是新娘,你还要根据你的高矮胖瘦个人性格去选礼服。但是婚礼上的珠宝其实就两个东西跟你的礼服很搭,一个是钻石类的,一个是珍珠类的,这首先是材质上的选择。其次是样式上的选择,并不是结婚就什么都要带,还是要遵循简洁大方的原则,根据衣服来定。有的抹胸式礼服,如果不佩戴珠宝,就会显得很突兀,但是如果你已经戴了一条复杂的项链,你不能戴一个更复杂的耳环。如果你是斜肩礼服,那就不要戴任何项链,可以选择一个稍微突出一点的耳环,因为斜肩礼服很优雅,它会露出锁骨,很适合东方人,但一旦你戴上项链,就会破坏肩部的线条。高领礼服也不要戴任何项链,但是可以选择一个坠下来一点的耳环。珠宝的选择其实跟领子有很大的关系。

 

Q:秋季大家穿得比较厚重的时候,怎么戴珠宝?

A:耳环是一年四季都可以的,而秋天还有一种特别实用的就是长项链,它可以跟你的毛衣搭,这样下面的坠子可能就要大一点。还有就是珠串类,一串的,可以是链子,可以是珠子,可以是珠子和链子的结合,可以戴一层,也可以戴几层。手镯也适合秋天戴在外面,宽排的手镯戴在外面就特别好看。